<p id="xyvxx"><nav id="xyvxx"><noframes id="xyvxx">

<object id="xyvxx"></object>
  • <p id="xyvxx"><ruby id="xyvxx"></ruby></p><object id="xyvxx"></object>
    <acronym id="xyvxx"><strong id="xyvxx"></strong></acronym>
  • 頻道
    欄目
    • 戰疫
    • 視頻
    • 時事
    • 財經
    • 思想
    • 生活
    π15·調查|體檢“代檢”亟待堵漏,律師:涉嫌非法經營
    澎湃新聞記者 秦山 實習生 單萍 林瑞 忻桐
    2021-08-15 12:04  來源:澎湃新聞
    {{newsTimeline.name}}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開
    收起時間線
    點擊進入澎湃質量報告投訴平臺
    澎湃新聞記者 秦山 剪輯 吳佳穎(05:28)
    2021年7月中旬至8月初,澎湃新聞記者暗訪發現,在利益驅使之下,一些人員違規在百度貼吧、騰訊QQ、知乎、豆瓣等平臺發布“代檢”推廣信息,代檢一次費用少則一千兩元,多則上萬元,宣稱業務涵蓋普通入職體檢、健康證體檢、事業單位公務員體檢等。記者調查發現,在百度貼吧、豆瓣、知乎、微博及部分不知名小網站散布著各類代檢廣告網帖,網帖往往以講述體檢或代檢經驗的形式展現。

    記者調查發現,在百度貼吧、豆瓣、知乎、微博及部分不知名小網站散布著各類代檢廣告網帖,網帖往往以講述體檢或代檢經驗的形式展現。

    這些人員在網上以“佳惠體檢”“百川體檢”“佳和體檢”“聯眾體檢”“啟航體檢”等為名,看似是體檢機構實則無注冊實體公司,招募“槍手”開展體檢代檢業務。暗訪中,澎湃新聞記者宣稱患有一些禁忌傳染病,卻通過“槍手”代檢成功通過了醫院、疾控中心的體檢,獲得了健康的體檢報告,辦理了健康證。
    為何“槍手”能在醫院、疾控中心一路綠燈通過體檢?澎湃新聞注意到,在體檢過程中,一些檢測機構并未要求體檢者粘貼照片,并對身份進行仔細核實。
    如何堵上這個漏洞,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體檢中心主任么冬愛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介紹,其單位為了防止入職和入學體檢時出現代檢,會核對體檢者身份證,并在體檢表上的個人照片上蓋上騎縫章,給體檢者系上帶有名字的腕帶以核對身份。目前,正逐步推行身份證識別,以確保每個體檢者信息真實有效。
    貴州貴陽市第二人民醫院體檢中心國際醫療部文化辦主任董寒告訴澎湃新聞,他們體檢中心則是通過身份證掃碼機器核對本人信息,代檢會在第一關被“卡住”。
    有律師分析認為,“槍手”代替體檢作為一種舞弊行為,涉嫌欺詐、非法經營,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或構成非法經營罪。而入職者通過代檢獲得工作,用工單位可依法主張勞動合同無效或者部分無效。
    代檢中介活躍在網絡熱門社區
    記者調查發現,在百度貼吧、豆瓣、知乎、微博及部分不知名小網站散布著各類代檢廣告網帖,為躲避平臺治理,一些網帖特意將聯系的QQ號、微信號、手機號夾雜在文字當中,并以字母代替或用特殊字符間隔。記者以“代檢”為關鍵詞在百度檢索發現,出現若干個專門搭建的網站。

    記者以“代檢”為關鍵詞在百度檢索發現,出現若干個專門搭建的網站。

    名為“仁信體檢”的推廣人員在百度貼吧發布了多條網帖,聲稱可以幫助入職體檢。除了少量客戶通過熟人介紹,大部分潛在客戶會在瀏覽網帖后進行咨詢。“仁信體檢”的推廣人員稱,通常確定好體檢的地區和時間后,他們會提前安排好醫院和代檢“槍手”,體檢當天由“槍手”拿著客戶身份證,開好體檢單后,代做單項或全套項目,完成后將體檢單交還給客戶。可以任意指定某一城市代檢。在QQ上,記者以“體檢、代檢”等關鍵詞檢索,發現至少有50余個此類群組,成員從幾十人到上百人不等。

    在QQ上,記者以“體檢、代檢”等關鍵詞檢索,發現至少有50余個此類群組,成員從幾十人到上百人不等。

    另一家“百川代檢”的負責人楊樂(化名)稱其已從事代檢工作17年,日常除了在網上各大平臺發布網帖,還搭建了一個專門推介代檢的“百川體檢”網站。目前他手下有幾百個負責人,大部分都是“兼職”,基本覆蓋各個主要地級市,偏遠的縣城要具體衡量交通食宿,看是否就近派人過去。
    楊樂稱,他們一般稱客戶為“戰友”,大部分咨詢的是入職體檢,忙的時候,半夜兩三點還有人打電話咨詢。他們接單后交由各個地區的負責人派單給“槍手”。在代檢圈子,價格基本都透明,有時候代檢機構之間也會共享“戰友”和“槍手”資源。
    除了搭建網站、發布網帖,一些代檢機構還直接利用QQ,建立關聯性更高的群組推廣。
    在此前的暗訪中,澎湃新聞記者就通過“仁信體檢”“百川體檢”的“槍手”,分別成功通過了浙江省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和合肥市疾控中心的體檢,獲得了健康的體檢報告和健康證。整個過程中,醫院和疾控中心相關工作人員未仔細核對身份,“槍手”一路綠燈做完了全部體檢項目。
    入職測乙肝五項催生違規代檢
    一些企業違規要求入職者檢測乙肝五項,讓感染乙肝病毒的求職者不得不選擇找“槍手”代檢,一定程度上催生并助長了這個灰色行業。“入行”17年,“百川代檢”的楊樂稱其見證了體檢代檢行業的興衰。
    據他回憶,2004年涉足代檢行業時,許多入職體檢中均按照企業要求檢查乙肝,很多單位不管有沒有乙肝,只要“肝功能指標異常”直接不錄用,很多人因此被“刷”下來了。
    如此一來,尋求體檢代檢的群體逐漸增加。楊樂稱,2007年左右,代檢生意尤為火爆,在一線城市,“槍手”們忙不過來,不停從這個醫院跑到另一家醫院,這個手上“扎一針”,立馬跑到另一家醫院繼續“扎”。從2010年開始,國家要求不得強制乙肝檢查后,加上推廣平臺治理越來越嚴、醫院逐步規范體檢流程,楊樂的“業務量”劇減,代檢行業越來越難做。
    雖然行情不好,楊樂稱他們不會“饑不擇食”不能什么單子都接。他們怕代檢客戶有“職業病”,入職后身體出現毛病,向單位索賠,如果單位發現不是入職后出現的問題,就會倒查體檢流程。
    但“市場”需求存在,體檢代檢依然屢禁不絕。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體檢中心主任么冬愛告訴澎湃新聞,該體檢中心為了防止入職和入學體檢時出現代檢,會核對體檢者身份證,并在體檢表上的個人照片上蓋上騎縫章,還在每個體檢者系上帶有名字的手腕帶,每到一處科室檢查,醫護首先核對身份,沒有手腕帶或手腕帶上的名字與體檢單上名字不符,任何一個科室都會隨時終止體檢。目前,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體檢中心正逐步推行身份證識別,目的就是不管是團體預約的還是個人預約,都能確保每個體檢者信息真實有效。
    貴州貴陽市第二人民醫院體檢中心國際醫療部文化辦主任董寒則介紹,該中心也擔心出現代檢的現象,一直沒有和第三方平臺合作發布體檢信息,信息都是通過體檢中心或醫院官網發布。體檢時,身份證掃碼機器核對本人信息,醫護現場開單、體檢全程監控。做完體檢,除了健康管理師、醫生前面的核對,體檢中心還會對客戶的身份證信息和照片二次核對,層層把關,實際上就算有代檢也在第一關機器核對身份信息時“卡住”。
    律師:代檢中介涉嫌非法經營
    通過找人違規代檢獲取健康證,無疑會存在將一些禁忌傳染病帶給被服務的公眾的風險。
    么冬愛表示,每次遇到“代檢”行為,體檢中心的健康管理師或接待工作人員都會跟代檢者反復強調代檢的危害。如果代檢者堅持不愿意更換信息,發現問題的體檢中心科室醫生會在體檢表上注明“代”字。
    律師高森分析認為,請他人代替體檢的目的具有多樣性。有人是為了入職,有人是為了從事自身健康狀況不允許的工作、有人是為了出國。其法律責任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對于單純代替他人體檢的行為以及請他人代替自己體檢的行為,并不觸犯刑法。
    但是,如果在代替體檢過程中如果存在偽造、變造、買賣居民身份證的情況,可以追究行為人偽造、變造、買賣身份證件罪。另外,求職者以假的體檢報告欺騙用工單位,違反誠信原則,則勞動合同無效。
    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律師邢鑫分析認為,代替體檢是對用工單位的欺詐行為,根據《勞動合同法》,這種情況下勞動合同無效或者部分無效。
    如果代替體檢的行為發生在公務員招錄工作中,《公務員考試錄用違紀違規行為處理辦法》第十條規定,“報考者在體檢過程中有意隱瞞影響錄用的疾病或者病史的,由招錄機關給予其不予錄用的處理。報考者在體檢過程中有串通體檢工作人員作弊或者請他人頂替體檢以及交換、替換化驗樣本等作弊行為的,體檢結果無效,由省級以上公務員主管部門給予其5年內不得報考公務員的處理。”
    邢鑫認為,如果是易使傳染病擴散的工作,比如食品生產經營人員等,因代替體檢入職,造成的后果不僅是被用人單位辭退,還應承擔因欺詐造成他人損失的賠償責任。代人體檢實際上是一種舞弊行為,“商業機構”招募槍手的行為涉嫌欺詐、非法經營,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構成非法經營罪。
    而從另外一個層面來說,也應該鏟除用人單位對乙肝患者就業歧視的土壤。2010年,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教育部、原衛生部聯合發布“關于進一步規范入學和就業體檢項目維護乙肝表面抗原攜帶者入學和就業權利的通知”。

    2010年,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教育部、原衛生部聯合發布“關于進一步規范入學和就業體檢項目維護乙肝表面抗原攜帶者入學和就業權利的通知”。

    2010年,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教育部、原衛生部聯合發布的“關于進一步規范入學和就業體檢項目維護乙肝表面抗原攜帶者入學和就業權利的通知”中提到,人社部門要加強對用人單位招工、招聘體檢和技工院校招生體檢的監督檢查,督促用人單位、技工院校嚴格執行本通知的規定;對用人單位違反通知規定,要求受檢者進行乙肝項目檢測的,要及時制止、糾正,并依照《就業服務與就業管理規定》給予罰款等處罰;對技工院校違反本通知規定,要求學生進行乙肝項目檢測的,要及時制止、糾正,給予通報批評,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進行處分。
    有媒體評論指出,欲治“代檢產業鏈”,先療就業歧視“傷”,而鏟除就業歧視的土壤還需久久為功。要想從根本上杜絕中介“代檢”,監管部門應切實加強用人用工環節的督查,擊中乙肝歧視這個“七寸”,只有當全社會都能平等地對待乙肝病毒攜帶者,代人體檢的中介才會成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責任編輯:崔烜

    校對:張艷

    375
    打開APP,閱讀體驗更佳
    玖玖资源站